蒔瑩

(火影)金与墨 第八章,任务二(鸣人视角)

        “唔,头好疼。”我从地上坐起来,感到头部一阵疼痛。
        “鸣人大人,您醒了!”和的声音从一边传来,他注意到我捂着头的动作,立刻跑过来,“大人,您头疼吗?”他问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问题的说。”我笑着对他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您醒了。”由依似乎在和明一说些什么,看到我醒了便走过来,然后跪了下来,低下头,用着包含愧意的语气说“十分抱歉,因为我的实力不足导致我们被抓,这是我作为这次任务队长的失职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的说,由依姐姐已经很厉害的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她似乎还想说什么,但我打断了她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由依姐姐可是一边保护我们一边干掉了对方二十个人的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诶,那我呢?”明一从一边凑过来,“大人觉得我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   我想了一想,回答他说   “嗯——明一哥哥也很厉害,但比由依姐姐差一点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诶,我有一点失望啊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噗哧”由依一不小心笑出声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由依,你笑了!”明一叫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。”由依偏过头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喂,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!”平突然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确实这是一个问题,而且还要知道他们抓我们的理由。”由依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我说是不是因为我们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所以才抓我们的。”我提出我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  “仔细想想就能发现委托人有一个奇怪的地方,他总是催促我们快一点,但是我们的速度其实不慢啊!”明一突然说。
       “确实,因为他的速度只比我们快一点,所以很自然的就忽略了,而且委托时确实提到会遭到攻击,可是路上却连强盗都没有,可是为什么我会忽略这一点呢?”由依思索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就像被施了幻术一样。”和在一边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以让人不知不觉中进入幻术的一定是一个擅长幻术的人,擅长幻术的-----宇智波!!”由依突然叫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么委托人,不,我们护送的人他雇佣了宇智波!”平激动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看来是这样。”和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诶!!!”我叫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恐怕委托人也是他们杀的。”由依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啊我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无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,首当其冲,我们应该先逃出去吧。”平在一边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的查克拉并未封印,估计是他们没有想到我们会这么快醒来吧,所以说就连绑都没有绑。”由依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?那么快点出去吧,我说。”我激动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鸣人大人,在这种被抓住的情况下,我们先需要要分配一下任务,以确保我们能够顺利的出逃的同时,并且能把消息传回族中。”明一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现在我来分配一下任务,我们逃出去以后由我和明一来负责拖住敌人,鸣人大人,和,平,你们三个人就趁着这个机会逃出去,尽可能的把消息传回族中。”由依认真的分配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对方的人那么多,你们只有两个人能应付的过来吗?”我提出疑问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咦,你之前不是也说了吗?我们可是很厉害的,绝对没问题的。”明一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了你们绝对要没问题的说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个请后退一点,我要用拳头把这个牢门打碎。”由依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见由依姐姐她把查克拉蓄到右拳中,然后打向牢门,只听轰的一声,整个牢房都碎了,我记得当时明一哥哥,和,平他们的表情特别精彩,足足让我事后笑了一个月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牢房碎了结果就是把敌人全部引来啦。他们把我们团团包围了起来,这时更能体现由依姐姐和明一哥哥的厉害,硬生生带着我们冲出包围,而且一点伤都没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趁着这个机会快点逃出去。”由依急促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和以及平似乎是担心我跑的慢了,一左一右架着我,直冲城门外,而且还能顺带解决一些挡路的人,这让我不得不感叹他们之间的默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终于到达了城门外的森林里,正当我们松一口气时,附近的树丛发出了哗哗声……

(火影)金与墨 第七章,任务一(鸣人视角)

     今天早晨父亲突然让一直负责照顾我的风姐姐来找我,父亲找我有什么事,该不会是知道我昨天的恶作剧打的算惩罚我吧!天哪!我要赶紧逃!
          “鸣人大人,你该不会是在想怎么逃跑吧!”风抓住了我的衣服领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绝对没这么想!我只是想找衣服的说。”我赶紧摇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可是我从小看到大的,你在想什么,我怎么会不知道呢。”风笑着说,“族长大人找你是有别的事情哦,你恶作剧的事情他不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吓死我了的说。”我喘了一口气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快换衣服,别让族长久等了。”风催促道。
……
……
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“父亲,您找我吗?”我拉开门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这么久啊?算了,说正事吧,你已经六岁了,是吗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父亲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已经到可以开始执行任务的年纪了,这里有一个护送的任务,就做为你的初次任务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父亲,如果你没有什么别的事,那我就先回去准备出任务的行李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给你安排了四个搭档,等一会会有人去找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是,父亲。”我拉开门走了出去。
……
……
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“呼,吓死我了!每次看到父亲都觉得很可怕的说!”我一进房间就瘫在地上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鸣人大人您作为一族的大小姐,不应该这么没形象的躺在地上。算了,我说很多次你也不听,听说你这次要出任务了,我来帮你准备出任务的行李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你的说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所有的东西都给你放在忍具包里面了,第一次任务加油完成吧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的说!父亲说的同伴好像已经在门外了的说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拉开门看见两个比我大一点的男孩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鸣人大人,我是千手和,这是我弟弟千手平,除我们之外一起出任务的还有两个人,他们在族地的门口等着我们呢!”和友善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都怪你磨磨蹭蹭的我们就要迟到了。”平不耐烦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大人,我弟弟就是这个性格。”和抱歉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事的说,既然要迟到了,那么就快点走吧。”
……
……
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千手的忍者到底要我等多久啊?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。”委托人一看到我们就黑着脸对着我们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呀,因为鸣人大人她是第一次出任务,所以说她要多准备一点行李,让您久等了。”和抱歉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下不为例。快点出发吧,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。”委托人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既然人都到齐了,那么我们就出发吧。”疑似是队长的女子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关于任务我会在路上跟您解释的。”和对我说。
……
……
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次任务是要护送这位实田先生前往从平城谈生意,他担心仇家会借机攻击他,所以雇佣了我们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止仇家,还有他的家人也是。”队长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敢相信的说,他们可是家人啊,他们怎么能这样子的说!”我激动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鸣人大人你还小,所以不懂这些,这在有钱的人家是常常发生的。”另一个人说,“忘记自我介绍了,我是千手明一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千手由依,这次任务的队长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由依,别这样冷冰冰的,会吓到她的,由依她就是这样子的,她人其实挺好的,只是不擅长和别人交流罢了。”明一笑嘻嘻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明一,闲聊等会儿再说,现在是任务中。”由依严肃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喂!千手的忍者你们能不能快点赶路,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。”委托人的声音从前面传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很抱歉,我们会快点赶路的。”由依说。
……
……
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“鸣人大人明天就要到从平城了,你的第一次任务就完成了。”和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切!这一路上居然没有遇到一个敌人,真是太失望了我还以为能好好打一成呢。”平在一边小声嘀咕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敌人不是挺好的吗?”明一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给我警惕点,这是最后一个晚上了如果有人要攻击的话,应该就会趁着这个机会了,进了从平城可就不方便了。”由依说。
……
……   
……
        然而,一直到第二天到达从平城我们都没有遭到袭击,但就在我们准备回去时,发生了一件事以至于我们不得不被困在从平城,实田先生被发现死在了家中,是他的侍女发现的 ,可实田先生明明人在从平城,之后的事态开始一发不可收拾了,我们遭到了袭击,一不小心被抓住了……

(火影)金与墨 第六章

     这是一个晴朗的日子,阳光明媚,万里无云,在这样的一个日子里,心情都会放松,但对于斑和柱间来说,这无疑是心情最沉重的一天,依旧是那条河,那两个人,但他们的身份却不同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哟,斑!”柱间故作轻松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柱间。”斑同样故作轻松的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嘛,先打个招呼。”柱间说。
        他和斑同时把石头掷出去,并同时在拿到手时发现了上面的字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突然想到了点事,我先走了,斑。”柱间转身向后走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也想到了点事。”斑也同样转身。
      就在他们打算离开时,他们后方的草丛里同时跳出了几个人并相互在河面上对劲。
     “果然你也想到了”两个成人同时说。
      年幼的几个其中稍年长一些的两个都严肃的拿着武器看着对方,并念出了对方的名字。
        “宇智波泉奈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千手扉间。”
       两个小的虽然也拿出了武器,但他们眼中却写满了不情愿,斑和柱间也同时回了头,看着河面上对劲的几个人。
       两个成人不愧是族长,在战场上奋战多年,他们的想法也差不多,‘先干掉小的,’他们同时把武器投向了鸣人和佐助,但却被两颗石头阻止了。
      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斑。”宇智波田岛问。
       斑没有回答,他低着头,看不清他的表情,他走上前了几步说“我是宇智波斑,下次我们战场上见,千手柱间。”他抬起头,眼睛是红色的写轮眼,宇智波田岛很高兴,但佐助知道斑很在意柱间这个朋友,同样也明白了他和鸣人或许也做不成朋友了,他们将会是敌人。
        千手佛间见斑开了写轮眼,便让扉间和鸣人退到他身边,然后撤退,他知道宇智波又有了一个新战力,接下来的战争千手很可能敌不过他们,而他的长子却如此不争气,果然要好好教训一下他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佐助视角————
      回到族中,父亲就把斑哥关禁闭了,虽然宇智波有了新战力,但父亲却还是在斑哥与千手柱间交友这件事上生气了,父亲同样罚了我,他让我抄100遍族规来记住不可以和千手交友这件事,是啊,我们是死敌,不可能和解,不可能结盟,所以不能交往。
          斑哥的理想什么时候能实现呢?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鸣人视角————
     父亲果然生气了,他揍了大哥一顿,又罚他关禁闭,然后再抄族规100遍让他好好认识一下自己的错误,不过这对大哥没什么,他已经习惯了,他最多为宇智波斑和他的决裂消沉几天,然后又能活蹦乱跳了。
      父亲对我的惩罚很轻,这是对他而言的轻,在房间里抄族规,什么时候抄完100遍,什么时候才能出房间,天知道我一点也不喜欢一直待在房间里,我喜欢到处玩。父亲还说看在我是女孩子的份上就不揍我了,原来你还记得我是女孩子吗,我以为你一直把我当男孩子养是忘了我是女孩子。

    这一天,斑与柱间认识到了力量的重要,没有力量,什么也做不到,这一天也象征着将来的两大强者的崛起。
       

(火影)金与墨 第五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叫千手柱间,今天我又成功带着妹妹出来玩(划掉)修炼了,必竟平时带鸣人出来时大多用的是这理由,不过最近好像不管用了,使得我最近被怀疑得花了好长时间才能摆脱扉间,不过扉间的感知能力也变强了呢,要不是我比他早上几年战场,实力比他强,我估计已经被他跟踪了,但是看到他现在这么强大哥我好高兴!啊得抓紧赶路,不能让斑等太久,斑~~~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 我是宇智波斑,今天我又要出门去见柱间了,虽然他真的很蠢,不一般的蠢,非常的蠢,重要的事说三遍,但难得遇到有同一想法人还是很高兴的,况且我这样也能让佐助和同龄人一起玩,必竟族里和佐助一样大的几乎没有,有也因为身份不敢过多的玩闹,嘛这时候出来见见柱间也就这好处的,不过最近父亲似乎察觉了什么我得谨慎一些了,有不好的预感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斑和往常一样带着佐助回到族里却得知父亲找自己,心下便有些不安,‘不会是被父亲发现了吧。’他心想。
        “父亲,我进来了。”他慢慢的把门拉开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斑,过段时间我们就要开战了,你得抓紧时间修练,说来你最近是不是认识了一个同龄的孩子?”田岛擦着刀,状似无意中提到。
        斑听了下意识握紧放在腿上的手,“是的,父亲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可知道他是谁?”田岛把斑的动作看在眼里,“他可是千手家的长子,千手柱间。”
        斑听了心里一惊,是啊,他刚才猜测了很多柱间的身份,却唯独没想到是千手一族的,不,他是故意忽略千手一族的,他不希望友人是敌对家族的,但事实却是如此。
       “斑,你和他约好了明天再见对吧,那么我打算趁机埋伏来干掉他。”田岛说最后一句话时,语气很重,斑明白他无法违抗父亲,只得应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泉奈,佐助,你们在外面吧,这次埋伏你们也要参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父亲,泉奈已经上过战场了所以没问题,但佐助还小。”斑一听田岛的话激动的说。
       “就当上战场前的预备工作,斑,你回去好好做准备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,父亲。”斑拉开了门,起身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回到房间后,泉奈跑来向斑道歉,“对不起,哥哥,因为我告诉了父亲,才变成现在这样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,泉奈,我早料到会有这一天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哥哥我回房间了。”泉奈跑着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呐,斑哥,我们真的要和他们打吗?”佐助在泉奈离开后进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没办法的事,在知道他们身份的那一刻,我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,唉,佐助明天还是小心一点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斑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终究到这一天了柱间,看来以后只能做敌人了,”斑看了看手里的石头,想了想,还是拿苦无刻了起来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柱间带着鸣人回来后就看到扉间站在门口,一看见他们,就迎了上来,“大哥,父亲找你,鸣人你也一起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柱间与鸣人面面相觑,跟着扉间来到族长办公室,刚拉开门,佛间就冲出来,一拳揍飞柱间,又打了鸣人一巴掌,但鸣人不敢还手,或与父亲争吵,她还记得当时母亲刚去世,自己偷偷跑出去玩,结果被发现,带回来时,父亲把自己打的都是伤,虽然念在自己是女孩子,下手并不重,但还是养了一段时间,还被罚在祠堂里面壁,因此不敢再反抗父亲。
         柱间看到鸣人被打,就对佛间喊道:“父亲,你有火就揍我,反正我皮糙肉厚,但你不能打鸣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知道今天见的是谁吗,那是宇智波家的少主宇智波斑。”佛间一脸阴沉的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,原来斑是宇智波一族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现在回去整理忍具,明天去伏击他。”佛间接着说,“你们都要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父……”柱间还想说什么,但却被扉间打断了,他拉着柱间和鸣人就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大哥,你是千手一族下任族长,要为一族着想。”过了一会扉间停下来对柱间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,但为什么只是交个朋友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大哥,那是敌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明白,不需要你提醒扉间!鸣人我们走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大哥我们真的要和佐助他们为敌吗?”鸣人的声音有些闷闷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。”柱间蹲下来,把手放在鸣人脸上,手上出现医疗忍术的绿色查克拉,“鸣人脸上还疼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还好,大哥。”鸣人的眼眶有点红,但她没哭。
        “总有一天能让我们自由交谈的日子会到的。”柱间看着鸣人坚定的说。
        柱间回到房间里,靠在墙上发呆,不行得做什么,他拿起苦无在石头上刻起来。

(火影)金与墨 第四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名字是千手扉间,最近有一个很大的烦恼,我妹妹最近总是和大哥出门,而不是好好学习,如果只是大哥出门还好,反正他实力强,但妺妹她还小,虽然她就要上战场了,我也知道因为板间和瓦间的死让大哥很担心她,想多和她相处,但是她可是女孩子,一般时候只要呆在后方就行了,所以现在她应该好好学习医疗忍术,提高自保能力,而不是出去玩。
       每天大哥是心情很好的回来,鸣人是满身灰尘的回来,然后父亲责备他们,然后再把我拉过来做榜样,心好累,但是我又不能不管他们,所以我现在就跟在他们后面,我可是作为一个哥哥/弟弟在关心他们,才不是因为父亲的命令。
       大哥和鸣人在河边停下来了,他们在说什么,听不清,对面似乎有人来了,一对兄弟吗……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是兄弟,他们长的这么像,看不出是兄弟我就是瞎了,,又不是每一家兄弟像我家这样长的不像,头发颜色都不同,话说大哥怎么一看见他们就这么激动,鸣人似乎和小的那个在说什么,所以他们是朋友吗……不行为了他们的安全,必须查清楚他们的身份。
        对面草丛里似乎有人,是谁……是他!

       我是宇智波泉奈,最近我有一个很大的烦恼,哥哥总是和佐助出门,而且回来后心情都很好,不过哥哥的体术又厉害了,族里的大人一定没他厉害,我一定要好好修练,不能在战场上拖累哥哥,佐助实力也变强了,上战场一定没问题,不愧是我弟弟,不过哥哥和佐助到底去哪了,好想知道,所以我决定跟踪他们。
       前面是河吧,他们每天都来这里吗,似乎有人在那里,他们是谁啊,大的那个好土的头发和衣服,不过小的挺可爱的,不过衣服太土了,这是哥哥和佐助的朋友吗,完全比不上哥哥和佐助,不过他们看起来关系很好很开心啊!哥哥和佐助终于交到朋友了。
      咦!对面的草丛似乎有人,居然是他,不行得告诉父亲。

(火影)金与墨 第三章

今天的佐助心情很好,因为斑哥表扬了自己,再加上又可以去捉弄某个笨蛋,所以今天一天在其它人眼中,他身边一直飘着小花。
       “斑哥,斑哥,我们今天什么时候去河边啊?”佐助拉着斑的手问。
      “再过一会儿,”斑说,“先吃完点心再去,来多吃点,我的也给你。”
       佐助觉得自己的斑哥对自己太好了,所以在见到鸣人后,故意在鸣人面前炫耀自己的斑哥,引来了鸣人的一句感慨
      “唉,我大哥要是像你大哥一样对待我就好了,点心什么的他从来不会把他的分给我,所以我好羡慕你有一个会把自己的点心给弟弟的哥哥!”
      佐助听了心里更高兴,“那当然,我哥是世界上最好最强大的人,你哥都比不上!”说完满脸祟拜的看着斑。
      鸣人一听不高兴了,“我哥虽然不会像你哥那样对待我,但他也是有优点,比如……比如……,总之他是很厉害的,比任何人都强。”(柱间:哥哥也是有优点,但为什么鸣人你说不出来啊!)
      “你哥根本没优点吧,我哥能打倒一个成年人!”佐助激动的说。
      “我哥也行!”鸣人反驳道。
      “我哥能把我要的东西都给我!”
      “ 我哥也行!”
      “我哥能做到我做不到的事!”
       "我哥也行!"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一旁的两位哥哥听着他们的争论表示-_-||,他们心中的想法不谋而和'他们果然是小孩子,见面就吵,吵的内容还那么幼稚。'
     “哥哥,让她见识你的厉害!”佐助激动的对斑说。
      “大哥,你也让他见识你的厉害!”鸣人同样激动的对柱间说。
      两位哥哥面对这种情况,表示你们吵你们的,干嘛扯上我们,我们只是旁观者=_=
       终于经过漫长的时间,佐助与鸣人之间的第N次拼哥大赛结束了,两位当事人都累趴了,最后被两位哥哥背回家了,而两位哥哥表示心累。

(火影)金与墨 第二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是个晴朗的日子阳光普照,万里无云,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的唱歌,多么美好,然而,对于鸣人就不美好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鸣人大人,请你把这些,这些,还有那些在今天全看完。”一个身材高挑的女性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风姐姐,这也太多了,我几天不睡觉也看不完的说!!!”鸣人大叫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千手风可是接受族长的命令来把你培养成一个优秀的忍者的,因此知识与实力是必备。”风严肃的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只要教我战斗技能就够了,为什么还要学其它的说!!!”鸣人大叫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难道你忘了我们千手一族可是大族,您作为族长的女儿,必定将来要面见一些大人物,为了不丢脸,因此知识是必备的,还有得体的礼仪。”风严肃的说,“还有这里面大部分都是之前的作业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看书真的很讨厌,比起看书,还是修行最好。”鸣人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行,不在今天看完哪都不许去。”风说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柱间经过,鸣人立即扑过,抱住柱间不放,“呜呜,大哥救我,风姐姐让我学习,但我讨厌学习,我想出去玩。”说完还挤出几滴眼泪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风,你让她出去玩吧!”柱间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柱间大人,鸣人大人她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鸣人还小嘛,就让她多玩玩。”柱间说,“来鸣人,和大哥一起出门。”
       “耶~~大哥你最好了。”鸣人笑着说,然后和柱间一起跑了,独留下风与桌上的书面面相觑。
        良久,她手扶额“算了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呐,大哥,我们还去那里吗?”离开族地后,鸣人问柱间。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。”柱间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他们一起跑去了河边,发现斑和佐助都在那里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斑!!!!!”柱间叫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柱间,你们好慢。”斑面无表情的说。
       “抱歉,抱歉,鸣人出了点状况,所以花了点时间。”柱间抱歉的笑了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哼,是什么情况,害你让我等了这么久。”斑面无表情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只不过是家里大人让鸣人看书她不想看,结果纠缠了好久。”柱间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看来你是个笨蛋啊!居然有书不想看,看来你大概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。”佐助嘲讽地说。
       “你说什么,我只是不喜欢看书,又不是不认识字,你才不会写自己的名字的说。”鸣人激动的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哈,我琴棋书画样样经通,比你这个只知道玩的笨蛋强多了。”说完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 “混蛋佐助,我只是不擅长学习,但打架我可擅长了,有本事我们打一架的说!!”鸣人叫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打就打,谁怕谁,你要是输了可别哭鼻子。”佐助讽刺的说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,他们就开始打了,只见鸣人冲向佐助,握起拳头,打算打佐助的肚子,然而佐助似乎察觉她的意图,侧身躲过,鸣人因为惯性,扑倒到了地上,佐助趁机擒住她,使她不能起身,鸣人用尽全力也没能爬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服不服。”佐助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哼。”鸣人表示不服气。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,鸣人你的本事还不到家呢!”柱间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哥,你这是幸灾乐祸吧,还有,混蛋佐助放开我。”鸣人说。
         佐助放开了鸣人还不忘来个嘲讽:“你还真弱啊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混蛋佐助,啊!!!大哥你放开我的说!”鸣人打算和佐助拼命,但却被柱间抓住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鸣人冷静,时间不早了,我们该走了,抱歉斑,明天再见。”说完拉着鸣人回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佐助,我们也回去吧!”斑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”说完便和斑回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今天的鸣人和佐助依旧和不来。

(火影)金与墨第一章

 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千手与宇智波是从六道时代以来就是仇家,和解这种事其它家族可能发生,但它们之间决不会发生,至少现在不会,然而和解注定在千手与宇智波少族长相遇并成为挚友后达成,可惜他们的和解成就的和平在不久的未来就失去了,不过这都是后话了,故事的主角并不是他们,而是两个与他们关系密切的人。

      “呐,大哥,你带我去哪玩阿?”金发的孩子对拉着她的手的黑发少年说。
      “到了再告诉你,大哥要把自己的朋友介绍给你。”黑发少年笑着说,“到了,你看那边那个就是我的朋友”
     另一边,“斑哥,你不是说陪我玩吗?怎么又在这里等人。”黑发孩子说。
      “等他来了再说。”黑发少年说。
     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说:“那边那个一脸傻样的就是我朋友。”
      黑发孩子看了看说:“那人看起来真的好傻,斑哥,你怎么会和他交朋友。”
      “只是志同道合罢了,还有不要小看他,他绝对是一个切开黑的家伙!”黑发少年咬牙切齿的说。
       “喂,斑!!!!!!”少年边跑边喊,金发孩子被他拉着跟着跑。
      “咦,斑,你旁边的那个孩子是谁?”少年问。
      “我弟弟,柱间,你又带了谁?”斑问。
     “我妹妹,你看她多可爱”说完,抱起金发孩子举到斑面前。
     “我弟弟更可爱。”斑认真的说。
      “不,是我妹妹。”柱间也认真的说。
     然后他们就谁家弟弟/妹妹可爱而争论,而两个争论的对象则在一边大眼瞪小眼。
       “喂,我是鸣人,你的名字呢?”金发孩子笑着说。
      “佐助。”黑发孩子淡淡的说。
      “呐呐,佐助,你哥看起来比我大哥靠谱多了。”
     “当然,我斑哥最强了,你哥肯定没我哥强。”
      “我大哥虽不靠谱,但可强了,肯定比你哥强的说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哥强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,是我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,是我斑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,绝对是我大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旁边的两位大哥听见了,转头看向他们,柱间疑惑地问:“你们吵什么呢?”
      “大哥/斑哥,你们谁更厉害(的说)?”鸣人和佐助同时激动地问自家大哥。
    两位大哥相互看了看,柱间兴奋的说:“斑,我们久违的来切磋一下吧,来证明谁更厉害吧!”
      “好,我会在弟弟面前证明我更强。”然后两人便切磋起来了,结果打了半天也没有结果,鸣人和佐助都看无聊了。
       “呐,佐助你说他们什么时候打完。”鸣人不奈烦的问。
      “谁知道。”佐助淡淡的说。
       然后他们又开始等,等到黄昏,两位大哥才打完,这时他们都等得睡着了,因此两位大哥只好背他们回去了。
       就这样,他们相遇了,因而他们今后的命运也连接在了一起,再也分不开了,这便是将来两个名震忍界的人的初遇。